骑猪闯天下

真的不是啥摄影师
就是一偶尔拍照的

【2015 智利 碎片-16】

  沙漠里的望远镜 - 那些发呆时光呢

刚看到一则新闻:世界最大光学望远镜在智利Atacama沙漠开建。于是乎想起了我的Atacama,那些发呆的时光。回港之后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家庭生活就是那么惬意,小飞侠的弟弟也即将来访,居安却没思危。点开那些发呆的时光,用沙漠里的望远镜,再看看未来。。。

-------------------------------------------------------------------

Rolleiflex 3.5E,TMax 400 &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Kodak Trix400.



【2015 智利 碎片-15】

 圣地亚哥 - 那年的历史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智利民众纪念军变43周年 与警察起冲突】当地时间2016年9月11日,智利圣地亚哥,民众举行抗议活动,纪念1973年军事政变,期间,抗议者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其实智利政变是冷战时期美苏的一次博弈,当时智利总统阿连德属智利社会党,要搞社会主义。在美国后院搞社会主义,显然是不能被美国所容忍。于是,CIA出手找代理人。1973年9月13日,智利的陆军总司令皮诺切特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的总统阿连德。

历史是客观的。

选几张照片,纪念一下我记忆里的圣地亚哥。

------------------------------------------------------------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Kodak Trix400, Efke 25.

【双城记 2013-2016】- 后记

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里,高频率地往返于新加坡与香港之间,累积的登机牌粗略算算超过300张。再有一个月将离开狮城,终于一家可团聚于维港之畔,是以为双城之“后记”。从fellow到faculty,也算迈出了一大步,人生上了一个台阶,再次扬帆,也是以记。

-----------------------------------

Olympus XA,Kodak Trix400.

【2015 智利 碎片-14】

跨越的时空

在“江湖色”里玩的时候,跟LLM们学会的不是摄影的技巧,而是更新了自己拍照的理念,其中之一就是拍摄、选择并编排组照。所以在旅途中总是有意识地给自己定两三条线,并有意识地拍摄。摄影,本身就是挺主观的一种意识表达,虽然其初衷是记录,但是镜头后边那个按快门的动物总是有意或无意地赋予了这一“记录”他的思想。所以,拍摄组照,在我看来,更是主观得不能再主观得意识表达了。就像之前拍摄的“伊斯坦布尔”系列,很多朋友看了都说“太不伊斯坦布尔”了,怎么说呢,那是我脑中的伊斯坦布尔。

在Atacama逗留的两天里,下意识地也想记录下自己对这片沙漠以及沙漠里绿洲的情感,可是总觉得抓不住那种缥缈。在过去的半年里,时而审视这众多的照片,总是有种把这两张照片放在一起的冲动,感觉这是一种跨越,时空的跨域,定位的跨越。

---------------------------------------------------------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Kodak Trix400.

【2015 智利 碎片-13】

天使在人间

就像前面说的,没有家里大小两位领导相随的旅游,现在想想,真的索然无味,这也让我在旅途中总会把一部分视线下意识地放在每一个遇到的天使身上。这些小天使让Acatama沙漠生机盎然;让古老的La Senena在襁褓中如此安详;让圣地亚哥武器广场的那些痛苦回忆日渐销退;希望在人间的每个小天使们沐浴着阳光开心成长,不会再折翼海岸,不会再被战火吞噬。

Rolleiflex 3.5E,TMax 400 &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Kodak Trix400.

【2015 智利 碎片-12】

姑娘,漂亮!

旅途中,我很喜欢跟当地人聊聊,多数时候他们会认为我是日本人,但是我都会很自豪的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跟当地人聊天,其实很有趣,你能了解的比你想象的多。

离开圣地亚哥沿着5号公路往北,左手边就是太平洋,深蓝色。没时间去复活节岛,只能去Le Senena的考古博物馆看那尊著名的Moai。在Le Senena旁是另外一个城市是Coquimbo,在它的制高点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是为了迎接新千年而建的,名字叫做Third Millennium Cross,落成之日,教宗也来了。

图中这位姑娘就是这Third Millennium Cross下面的旅游讲解员,很惭愧,忘了漂亮姑娘的名字。那天很是清闲,来参观的人寥寥无几,我在窗口跟姑娘聊了一会儿。原来一般时候这里游客的确寥寥,但是每当各种(宗教)节日,这里可是熙熙攘攘,一票难求。姑娘就读了高中,家里经济不足以支持她继续接受教育,于是自学了英文,得到了这份工作,希望攒够钱之后继续求学,她说,自食其力让她很自豪。

我想跟姑娘说,漂亮!

照片拍摄于智利Le Senena旁的Coquimbo,Leica M6,Summilux 50/1.4,Kodak Trix400。

【2015 智利 碎片-11】

警察叔叔

有时候给小飞侠讲书里各种人物,我会时常告诉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定要找穿制服的警察叔叔、解放军叔叔。。。我想这是人们的共识,不管在任何国家,警察、军人总是给人以安全感。就像在以色列的那些日子,满大街荷枪实弹的兵哥哥兵妹妹总是让我觉得很安全。自那以后,每当出门,我都会记录下所见的警察或是军人。

智利的警察,很帅,很nice。

拍摄于智利四个城市,最后在Le Serena,用逮捕耶稣的士兵代替吧。
Rolleiflex 3.5E,TMax 400 &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

【2015 智利 碎片-10】

总有那么一刻触动你

我一直认为,一位严肃的摄影人,当按下快门的时候,他是被所记录下的东西所触动的,这样触动,佐以文字,再怎么简单,也如秋日透过枫叶的阳光,是温暖的。所以对于每一张照片,我会写几个字,记录下那一刻触动,那一刻的温暖。

在沙漠腹地的San Pedro de Atacama小镇上,落日余晖洒在了她的身上,淡淡的烟从她嘴里流出,热闹的广场似乎也没能拉回她的思绪,可能是一种乡愁,如我一般。。。那一刻我想到的是我家领导,大小两位,少了他们的旅行,浓缩了思念,沉淀了乡愁!

拍摄于智利Atacama沙漠小镇。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

【2015 智利 碎片-9】

沙漠里的这一刻

Atacama沙漠被誉为世界最干燥的地方。记得成行前,看到一则报道,2015年春,历经连场大雨之后,几乎寸草不生的沙漠里,竟然红花朵朵开,形成一片美丽壮观的粉红色花海。可惜我无缘得见沙漠里的那一刻,甚憾。

安地斯山旁这片广袤的沙漠里,花海那一刻是百年难遇的,而或近或远,如繁星般点缀着或大或小的村庄,不论你爱或不爱,都在那里。就算午时的骄阳炙烤大地,你会发现,沙漠里的这一刻,依然盎然。

照片拍摄于智利Atacama沙漠里某小村庄。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

【2015 智利 碎片-8】

沙漠的过客

似乎许久没有更新了,今天发现还有两卷120一卷135智利的片子还静静地躺在抽屉里,书架上冲好的底片依然还没有扫,对于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度,对于阿卡塔马,我只是过客吧。而胶卷记录下的,却是沙漠的灵魂,是以记。

Rolleiflex 3.5E,TMax 400 by DDX 1:4

【2015 智利 碎片-7】

不仅仅是Atacama

今天收到了Angelica的回复,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十一月拍的照片,一月份才给给人家发过去。Angelica是我们在Atacama沙漠的导游,很专业,除了西班牙语,流利的英文,她还会法语,全程无购物,全程很高能。说实话,安底斯山脉上太多火山和雪山,各种传说故事,一路上我一个也没记住。Angelica回信中说照片背后那个是 Lagunas Altiplanicas (Miñiques) ,还写了这个名字的来由,老长一段文字,很感动。

终于可以说照片拍摄于Atacama的 Lagunas Altiplanicas (Miñiques) ,Rolleiflex 3.5E,Trix 400。

BTW,第一次拿手机客户端传照片,不知道会被压缩成啥样。。。

【2015 智利 碎片-6】

一个传说

谈起摄影,怎么也绕不过"玛格南",它的如雷贯耳不只是因为如雷贯耳的不列松,卡帕这样的名字,更主要是因为那一张张传世的照片。记得江湖色上好像是那么蓝还是朱拉精辟地说过: 形式感。科技进步促进了数码技术的长足发展,颠覆传统意义的摄影,有形式感的照片越来越少。

还有昨天突然发现,曾经是中国摄影一面旗帜的"泡网-江湖色"打不开了,曾经熟悉的ID如redrocks,shishamo都只留在了记忆里。其实,不就是拍照么,只是,很怀念在色里相互拍砖的情形,只是,没有了观众。

玛格南,可能注定也是个传说,如色一般。

以上无关联发散

照片拍摄于智利Atacama。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

【2015 智利 碎片-5】

流浪歌手的情人

对于一个纯粹的乐盲来说,对那些会一两样乐器的人的崇拜从来都是溢于表外,毫不掩饰的。上大学那阵大家都能哼唱的流浪歌手的情人,憧憬着那种浪漫。但是当歌手在餐厅献唱完了之后,收集了事先分发到各餐桌的信封,走出餐厅,低头计算着每个信封里客人给的每一枚硬币的时候,才知道并不是有情饮水饱,生活就是酸楚的现实。

照片拍摄于圣地亚哥武器广场旁一家餐厅外。
Leica M6, Summilux 50mm f1.4, efka 25.

【2015 智利 碎片-4】

乱说两件事。

第一,得是三月份了,买了Summilux 50mm f/1.4,本意是给儿子拍照的,可是也就拍了几卷,手机里倒是存了一千多张手机拍的照片,想想难怪那天 @jogo的黑白天空 说: 苹果让多少卡片机被淘汰啊(大意),虽然我用的是华为。话回正题,拍得少,以至于对这支镜头太不了解,但是相机里装上胶卷,快门上弦,那种仪式感压迫出对拍照的严肃,这种严肃是手握手机或是数码相机无从获取的。

第二,前个礼拜冲Trix,发现D76就剩400毫升了,于是心血来潮用HC110的G稀释液来冲,因为印象里亚当斯老爷子就是用G液冲Trix的,悲剧的是,后来查了才了然老爷子用G液来补偿显影。片子挂出来一看,虽然高光尚好,可暗部一塌糊涂,惨不忍睹,La Serena的一卷算是基本废了。教训!

照片拍摄于智利Valparaiso,鱼档养的猫,幸福的猫。Summilux 50/1.4,Efka 25。

【2015 智利 碎片-3】

自2006年开始,都会挑选一张自己的年度照片。在过去的2015,认认真真拍的片子没几卷,其余大部分都是给小飞侠拍的,小家伙岁半了,时间真是快啊。

2015年最满意的,就是这张照片了。在智利的San Pedro de Atacama小镇,坐落于世界最干燥的Atacama沙漠里。记得在那里逗留的两天里,清晨醒来喉咙含铁、嘴唇龟裂的感觉真是难受,很难想象在这样极端环境里生活会是怎样的。看到沙漠盐湖里坚强繁殖的小虫子、快乐起舞的火烈鸟、呆萌凝视的驼羊、以及点缀这片戈壁沙漠的各色植物,生命本自有其法,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总能找到自己的路;人,何尝不是呢?!

2015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向冯导致敬)

Rolleiflex 3.5E,TMax 400 by DDX at 1:9。

【2015 智利 碎片-2】

这几张照片是在Santiago的Plaza de Armas(译做“武器广场”)拍的。很有意思的是,智利每个城市的广场,好像都叫武器广场,看看南美其他国家,如秘鲁墨西哥古巴,也是这个武器广场。不知道西班牙是不是也是到处都有武器广场呢?

然后就是关于这国际象棋,其实就跟咱们的象棋一样,高级智力游戏,得闲摆上一盘,不算什么高大上的事。是个中国人都会马走日象飞田,文化传承而已。不过两种象棋的规则可能也从侧面反映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如在国际象棋中,拱卒到底了,可以变成后,而中国象棋里,卒子拱到底,也就没啥大用了。可能现在的现实中倒不是那么绝对了,不论中西。说得有点多了!

Rolleiflex 3.5E(师奶的头),Trix 400。

【2015 智利 碎片-1】

在智利La Serena住的B&B Hostel的房东老两口,亲切,好客,最后专门剩了两张胶卷给他们拍照。关于他们,其实可以写很多,看到影像,回忆自然而然地涌上来了。

Rolleiflex 3.5E, TMax 400.

【再次上路,匆匆而过】

很久没有更新了,忙其实不是什么好借口。

再过一个半小时,将用29个小时绕地球半圈,跨过太平洋,去往南美那个最狭长的国家。虽然计划这次“公干+旅游”已有相当的时间,可是却没有了以前那种激动的冲动,一个人的游荡可能已经不适合我了。以前想的是一个人如何环游世界;后来有了她,想的是两个人一起吃遍天下;而小飞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想得更多的是以后如何携妻儿行万里之路。

这次,注定也是匆匆而过,虽然也带足了胶卷。。。

LEICA M6,SUMICRON 35\2,KODAK TRIX 400,@ 比利时,布鲁日,2013

【也算其乐 · 也算融融】

马来西亚这段时间很是闹腾,十几二十万人的黄潮,那景象应该是相当壮观的,这些,只为反贪腐,且不论其背后的力量是什么。而仅一河之隔的新加坡,却是全球最为廉洁的国家,可能法制真能约束道德。不论政治,看到马来移民,其乐融融,有感而发。

【图书管理员 · 点个赞】

有段时间很爱往图书馆钻,很享受那样的恬静。这应该是2013年的照片吧,带着万圣节的余温,这位图书管理员给自己点了个赞:)

【罗马人广场 · 6点50】

还是2013春末夏初,还是那一曲“流浪者之歌”小提琴独奏,还是法兰克福的罗马人广场。。。


【你好,再次周末】

之前的周末,我会要靠窗的座位,可是后来发现,一年多的奔波疲惫了,害怕看到窗外,更喜欢走道的座位了。还好,前方一直有光!

Olympus XA,Trix 400

【那年的平安夜 · 2005.12】

突然想起原来那天竟是平安夜。巴德岗杜巴广场偶遇加德满都大学的一个大学生,阔谈之后,邀请一众色友去他们家做客。

他学的专业是农业,他说他的理想就是有一个大农庄。

保持了一段时间邮件来往,最终还是断了联系,这么些年过去了,不知少年一家可好,竟有些牵挂。

Contarex Bullseye,Biogon 35/4,Kodak Trix 400  @ 尼泊尔

【生命灿美 · 2009.12】

生如蝼蚁,命若琴弦,灿如夏花,美若神明。

LEICA M6,SUMICRON 35\2,KODAK TRIX 400,@ 尼泊尔


【匆匆而过 · 2009.12】

前天又有一次7级以上的余震,对于这样的新闻,听着揪心,可反观余下的世界,仿佛剩下的只是麻木了……

这些影像是第二次去尼泊尔留下的,知己相伴,即是匆匆,足以慰心!

LEICA M6,SUMICRON 35\2,KODAK TRIX 400,@ 尼泊尔


【愿众神保佑 · 2005.12】

8.1级地震夺去了上万的生命,摧毁了有着成百上千年历史的文化遗产。4月25日以来,大家都发文发图纪念着众神之国,看着甚是揪心。知道我对这个国度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家领导问我:你不发几张照片纪念一下么?

我说:不用了,都记在心里了……

默默祝福,愿众神保佑你们!

Contarex Bullseye,Biogon 35/4,Kodak Trix 400  @ 尼泊尔

【山那边的期盼 · 2005.12】

今天小飞侠9个月,不能陪伴,甚憾……

不可否认,尼国,的确是个令人着迷的国度。大山挡住了风,挡住了雨,却挡不住盼。去过两次,2005和2009。第一次永远是印象最深的,直到现在,那清的眸、甜的音、纯的笑,恍如昨日。山那边一直有着期盼……有机会要带小家伙去体验一下。

Contarex Bullseye,Biogon 35/4,Kodak Trix 400  @ 尼泊尔

【罗马人广场的solo】

还是2013春末夏初,那一曲“流浪者之歌”小提琴独奏让法兰克福的罗马人广场顿时安静了,悲凉而又狂放:哀婉的调子娓娓道来流浪的悲伤,悲伤得几近缠绵;活泼的快板演绎着亢奋热烈的情绪,象征着那永不衰竭的生命力。虽然那场solo仍余音未了,而现在再看这张照片,吸引我的却是左边那辆婴儿车;为人父之后,我知道从演奏者的指间流出的是生活的重担,是父亲的担当,荡漾在广场的,是人生的经历。

继续在记忆里旅游,行万里路……

LEICA M6,SUMICRON 35\2,EFKE 25,@ 法兰克福

【在记忆里旅游】

自从儿子降生以来,也没时间管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了,心是宁静的,没有了驿动;虽然时常看着朋友发到朋友圈里的各种旅游照片,心情也仅仅是淡淡飘过。

很多底片冲出来等着处理,最近一卷关于旅游的,还是2013年。春末夏初的西部欧洲,雨水似乎占据了全部。五月尾的阿姆斯特丹,撑着伞在雨中疾驰会是何种惬意?

而我现在的旅游,活在记忆里,刻在底片上了。。。

LEICA M6,SUMICRON 35\2,EFKE 25,@ 阿姆斯特丹

PS:谢谢你们的关注。

小飞侠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个月了,世界因他而改变。。。

我关注的人

© 骑猪闯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